迷魂‘小三’

2017-12-02 10:12:11

不知道你有没有在一瞬间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你,声音很熟悉,但是却不见人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有次我放学回家,我妈非拽着我跟她去地里干活,我真的是死活不愿意啊!但是我妈就是家里的皇帝,说的话就像是圣旨一样,稍微违抗,就是一顿竹笋炒肉。这不,我刚刚说不去,我妈手中的家伙已经抄起来了。为了不受这个皮肉之苦,我只能向强权妥协了。

七拐八绕的走在田坎上,完全没发现我妈啥时候已经不见了。“咦?我记得她原来一直是跟在我后面的啊,上哪儿去了?”这一片片的油菜花儿几乎快挡住了我的视野,人又是个矮冬瓜,看起来特别费劲儿。爬上另一条田坎,隐隐约约看到了我妈的一个头在向前移动。

“妈……你走哪儿啊?你是不是走错啦?”我声嘶力竭的喊道

我妈停下来,放下肩上挑的粪桶,扯着大嗓门儿回答:“走这儿要近一点,你赶紧过来嘛!”

隔得那么远,我得多走好多路啊!心里极其不情愿,但没办法,我对我妈有阴影,打又打不过,骂又骂不过。

“算了,还是抄个近路过去吧!”一边嘟囔一边寻思着走哪儿好,虽然是个学渣,我还是知道直线是最近的路,瞅了两眼,发现选中的这条路上有座坟。此时我的心中有一种动物奔腾而过。咽了口口水给自己打气,磨磨蹭蹭的就上路了。

听说这种土包坟,高的那头是埋的脚,低的这边就是头。好死不死的,我要踩着他的头过去。这事儿遇见的多了,总感觉心里有些发怂,过去之前,先给他作个揖吧!

“大伯伯大婶婶啊,我就是路过这儿,借下路,你们别见怪啊,可千万别来找我啊!”自言自语后赶紧一溜烟儿的跑了,就像跑慢了他要反悔一样。跟着我妈去地里干了一会活,我妈说她口渴了,没带水来,让我回去给他打水去。我自个儿也在这呆烦了,想回去溜达一圈儿,正好这个点儿我喜欢的动画片已经开始播放了,我还可以偷偷回去看一会儿。

一路的悠然自得,悠哉悠哉,我发现我刚刚踩坟包的那条路好想要近一些,反正都走过一次了,不差这一回。不加思索的又原路返回了。路过坟包时,我还是先作揖,然后再道歉。回家后偷偷摸摸的看了集动画片,然后才拿好水出发,想着之前走那儿屁事儿都没有,干脆还是走那条路。这是我第三次踩人家的坟头。

我妈见我这么晚才来,多半知道我干啥去了,我这尿性我妈简直不要太了解。我妈认真的干着活,我在一旁帮忙打下手。眼看这马上弄完了,也是到了这个吃饭的点儿。

“要不你先回去洗菜吧,把饭煮了,我回来炒菜”我妈在一边儿插着腰说道。

“好的……好的,我马上就回去”,终于可以回家了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这次回去,我依然作死的走的那条踩坟包的路,但我没有向他做任何的表示,很顺其自然的就走过去了。

老规矩,吃了饭然后看电视。蹦达了一天,觉得有些困了,就早早的上床睡觉。我似乎觉得我睡着了,但是好像又没有睡着,半睡半醒之间,我感觉我身体很沉重。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虚弱来形容,总之感觉今天的被子这些格外的沉重,就像石头一样压在我身上。我的手已经抬不起来了,腿刚刚撑起来,立马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压下去一样。心想遭了,八成人家找上门了,毕竟事不过三,我这连续去踩人家坟头三四次,搁谁那儿也不爽啊!

我这现在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但是自己又动不了。这鬼压床可不是一般的厉害,挣扎了半天搞的我满头大汗都没反应,十多分钟过去了,我已经精疲力尽了。已经有放弃的打算了,压就压吧,反正也压不死我,就这么想着,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身体也轻松了。

我觉得这个已经算是报仇了吧,毕竟昨晚把我折磨的快疯了。放学时间到了,一切正常,今天我堂妹约我去她家写作业,我自然答应的很爽快了,作业写到一半儿,我听见我妈在叫我。我堂妹家的房子在我家房子后面,中间有一条房与房之间的小缝儿,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,时间久了,自然而然被踩成了一条路。以前我妈经常站在这条缝的那一头叫我的小名儿,这次也不例外,这就是我妈的声音。

我听见后赶忙答应,答应慢了回家可是要挨揍的。放下手中的作业,还是先回去看看是不是有啥事儿吧,一路小跑回去,看到我家大门竟然是锁着的,这就意味着我妈压根儿就没回来。

我又回去继续写我的作业,但是心里还是十分的疑惑,转过头问旁边的堂妹:“你刚刚有没有听见我妈在叫我?”

“没有啊!我一直在这写作业,没听到啥声音啊,就看见你急急忙忙的回去一趟又来了。”

“嘿?还真是见鬼了不成?”

晚饭时间,我妈干活回家了,这事儿肯定是要向我妈求证一下的。

“妈,你今天下午大概四五点的时候有没有回来过?有没有叫过我名字?”

“没有啊,我这刚刚才回来呢!发生啥事儿了?”我妈表示很疑惑

“我好像听见你在叫我,和你的声音一模一样,就在咱家旁边的那条缝儿那儿叫的,声音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”,我很认真的回答着我妈的提问。

我妈赶忙问道:“那你答应那个声音没有?”

我唯唯诺诺地回答:“答应了……”

我妈不说话了,也没有再继续问这个问题。接下来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一直持续起码有大概一个星期,我每天都能听到‘我妈’在叫我,从原来的每天叫一次,到每天两三次,到后来就不停的叫我名字。声音的源头原来是从一个地方传来的,到后来感觉就像从四面八方传进我耳朵。我每次听到之后,都会问我妈到底有没有叫我,我妈一直都说要么不在家,要么在哪家和谁唠嗑,根本就没叫过我,我没有发现我的精神已经开始变的恍惚了。

今天难得,我有个小伙伴儿竟然主动来我家找我玩,我还正愁无聊呢!果然是“想睡觉就有人来送枕头”,正互相吹牛逼呢,我的这个‘妈’又开始呼唤我的名字了,我问我小伙伴儿:“你听见啥声音没有?我妈叫我的声音……”

“好像是哎!”她也觉得挺疑惑。

不知道她回答的真假,但这次我要去找我妈郑重说下这个事。这声音原来还是若隐若现的,到后来我听的非常清楚,我在想今儿个这个‘妈’是不是想弄死我了。

在我一个表叔家看到了我妈的身影,正扎在人堆中和人扯犊子呢!

“妈,我又听见那个人在叫我了,这次声音非常清晰,而且不断在喊我的名字”

我妈还没来得及开口呢,旁边叔叔婶婶七嘴八舌的就发话了,“你赶紧带她去找个人看看吧,肯定是被什么给缠上了,回应了之后不去看看,小心魂魄都被人给叫走了喔”

我妈似乎也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,带着我找到了我们这出名的一个老道士。老道士先给我起了卦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。老道士自个儿念了半天咒语,然后就给我们说让我准备一碗水饭,多少的香蜡纸钱,还有些什么‘真金白银’啥的,去十字路口烧掉。

“以后如果再听见她叫你名字,你千万不要再答应了知道吗?”老道士沉重的对我说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”

“都这么多天了你们才来,完全没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,你看这娃娃气色都这么黑了,再晚来几天魂都被勾走了”,老道士叹息。

虽然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,但还是想知道这个鬼到底是个什么来头,便抓住准备走的老道士问:“那您知道这个缠着我的是什么吗?”

老道士转头望了下他左边的窗户,半天才慢悠悠说道:“迷魂小三……”

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