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鬼婴

2017-12-01 14:48:20

陈生买了一只雪白的宠物兔子,红红圆圆的眼睛,兔毛柔软绵密,大小刚可以托在一只手里,很是可爱讨喜。

他一个大男人,当然不会养这种可爱的小动物,这是他打算送侄女的生日礼物,不过距离生日还有好几天,陈生就放在家里用白菜萝卜养了起来。

小兔子很爱干净,很省心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粘人,平时也十分安静,只不过,让陈生觉得不舒服的是,小兔子总是喜欢蹲坐在一个角落,那双红眼睛,就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。

在他读书时,在他玩游戏时,甚至是有一回陈生半夜起夜,这只安安静静一声不响的兔子,都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。

这让陈生感到很怪异,于是他将兔子关进了笼子中,放到了厨房里,当天晚上,怪事就发生了。

先是陈生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,一个小孩子正坐在他的身上咯咯的笑,笑得嘴巴都裂开了,他被吓醒之后去洗手间,在镜子里,看到了一张一闪而过的婴儿的脸。

啧,吓得他下半夜缩在被窝里发抖。

老一辈常说,猫狗等动物眼睛纯净,能够看到人类看不到的东西,陈生心里直冒凉气,,难不成自己招惹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,被这兔子给看见了?

他本来就对这方面将信将疑,最近又做了一件良心倍受谴责的事情,更何况那晚发生的事情也让陈生打心底里恐惧,这天下了班,他就带着兔子,去朋友介绍的一家据说非常厉害的赖大师家中一看究竟。

去的时候,他找了个小笼子,看着兔子看着自己的目光,陈生狠狠地打了个哆嗦,他找了一张不透光的黑布,盖在笼子上面,打车往赖大师家行去。

路上,陈生坐在车后座,觉得后脖颈被压的慌,他甩了甩,什么用也没有,到了地方,陈生下车付钱时,司机师傅一脸疑问:“你上来的时候脖子上还骑了个小小孩,我还想说这样不安全呢,怎么不见了?看来是我又眼花了。”

陈生一听,连找钱都忘记了,司机师傅在后面喊也如同没听见一样,他慌忙向朋友提供的地址走去,在电梯里的镜子上,陈生看到了那个骑着自己脖子的小家伙。

看起来就像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,皮肤还皱巴巴的,一双眼睛被黑瞳占满,骑在陈生的脖子上,咧嘴笑。

陈生吓得跑出电梯,一口气爬上了八楼,敲响了大师家的防盗门。

“谁啊,敲这么大声,不会按门铃吗?”

不多时,一个穿着背心裤衩,留着旱冰场式头型的中年男人过来开门,他发福的肚子将背心撑的几处开线,油头垢面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汗馊味。

哪里有世外高人的样子,连楼下大爷也没他邋遢。

不等陈生说明来由,大师见到陈生一惊,顿时大喝出声:“你这捣蛋的小鬼,还不快快走开!”

几乎是在同时,陈生脖子一轻,那股压力消失不见了。

高人!见赖大师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异样,陈生简直就像是找到了再生父母,连连感谢,双双坐下之后,陈生详细的阐述了自己最近的遭遇,同时,将自己觉得和这惹鬼上身的亏心事也一并说了出来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怀疑这个鬼婴和你前女友打掉的孩子有关?”

陈生有些惭愧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大师又仔细的看了看兔子,说道:“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有着震慑阴物的天性,有这小动物在身边,那个道行浅薄的婴儿倒是奈何不了你,只是鬼婴七七四十九天的忌日就在今天,又恰逢七月半阴气最盛之时,恐怕那时候,你小命不保。”

陈生一听慌了神,连忙讨要保命的法子,大师想了想,叹口气,从柜子底拿出了一颗三寸桃木钉,严肃道:“鬼婴因为道行浅薄最是好收,可也因为灵识不全而很难超度,两个办法,一是用这颗紫雷灭神钉令他灰飞烟灭,还有一种...”

“大师,我和女友分手是因为双方家长不同意,打掉他也是无奈之举,怎么可以再让他灰飞烟灭,我选第二种方法!”

大师眯了眯眼睛,叹气。

回到住处,已经是晚八点整,陈生忙了一整天,黑狗血,香烛,还有各式各样的纸扎玩具,满满的塞了一行李包,将这些东西放置在地板上,陈生按照大师所说,在周身摆了七七四十九根蜡烛,盘坐在地,只等婴儿在阴气最胜之时前来索命。

纸扎玩具从门口一路散落到燃烧着香烛前面,这四十九根蜡烛,可以暂时保证鬼婴嗅不到陈生的气息,也遮掩了他的存在。

午夜一点整,门口处传来了细碎的声响,很快,一个浑身鲜血的小婴儿四肢着地,在地上爬行,他似乎是对地面上的纸扎玩具很感兴趣,走走停停,捡起来这个摆弄摆弄,又拿起来那个捏捏揉揉,纸扎玩具在他手里像是真的一样,很快,他就来到了燃烧着的香烛面前。

这香烛,并不是普通的香烛,里面掺杂了有迷惑鬼怪效果的迷香,道行浅的只会贪婪的吸食,而后就会暂时失去意识,是用来对付极不愿伤害的鬼怪所用的道具。

小家伙果然喜欢香烛的味道,他抬起鼻子狠狠地吸了两口,没有眼白的眼睛已经微微眯了起来,这时,那只兔子迷迷糊糊的跑出来,一头撞翻了陈生周边的一根蜡烛。

鬼婴倏然转头,面向陈生,暴戾而又狰狞。

糟了!怎么忘了把这坑货兔子给装起来!面对扑面而来的鬼婴,陈生只好一盆黑狗血泼过去,正泼了小鬼满头满脸,顿时,房间里充满了鬼婴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。

香烛已经不管用了,那就只能用黑狗血镇住他的戾气,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陈生拿着浸了黑狗血的绳子,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小鬼捆绑起来,塞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镇鬼坛里,放在神龛上,利索的摆上瓜果糕点,糖果玩具等小孩子使用的物件,坛子里才渐渐镇定下来。

“第二种办法也并不难,首先制服小鬼放在特制的坛子里,供养起来,如果你够诚心,终有一日会磨光小鬼的暴戾,自行投胎,只不过,你会日日沾染小鬼的鬼气,身体会越来越差,这会减少你的阳寿。”

“记住,一定要诚心,若是受到二次伤害,恐怕就只能打的他灰飞烟灭了。”

陈生心里回荡着大师的话,他手轻轻的抚摸着镇鬼坛,居然感受到了来自鬼婴的感受,不甘,委屈,难过,他发誓,一定要让小家伙恢复纯净的灵识,让他早日轮回。

第二日,陈生备好礼品红包,前去拜谢赖大师,走到赖大师家楼下的时候,朋友的电话打来了。

“陈生,记得我上次给你的赖大师的联系方式吗?你要是事情还没解决我再给你找一个这行业的高人,我也是今天才得知消息,赖大师一周前因病去世了。”

陈生脑袋里轰隆一声,在一片思维混乱中抬起头,看见穿着背心留着溜冰场的赖大师,正站在楼上的窗后,微笑着渐渐模糊了身影。

看来,拜谢的礼品要换成黄纸钱了。

0 条评论